您的位置 首页 查询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我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我的二嫂,她今年已经快六十了,比年轻时候更矮更丑,但每次看到她,我都会觉得骨头缝里都是劲,日子特别有奔头!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当年父母走得走,留下我和两个哥哥,大哥参军复员后进了一家机械厂工作,娶了他的工友后几乎很少回家,二哥原本都上到高中了,学习挺好的,但是为了照顾我,他不得不退学回家,担起生活的重担。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我二嫂是我二哥的同学,她应该在学校的时候就喜欢我二哥吧,我二哥退学后,她也退学了,还托人到我家来提亲。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我二哥当然不同意了,一是因为我家当时那境况,根本不是谈婚论嫁的时候,二是我二嫂真的太丑了,和我二哥站一起,头顶也只到他肩膀的位置,而且一张四方脸上满是雀斑,眼睛眯成一条缝,你根本看不清她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的!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当时我家没长辈,媒人来了就直接和我二哥提说起这件事情,我二哥少见地羞红了脸,一边继续干活一边头摇得波浪鼓似的!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摇得媒人都着急了,说你家现在这样子,你妹一一双鞋子都没人做,你一个人咋管呢?我二哥说,没事,我能管!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后来媒人生气走了,结果没过一会儿,我二嫂就找上门来了,开门见山地问我二哥为啥不同意?我二哥低头干活,也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还是什么原因,反正看也不看我二嫂一眼,只是嘴上说陈红娟你别闹了,我还忙着呢!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我二嫂倒是一点儿都不别扭,抢过我哥手上的铁锹,将面前成堆的鸡粪麻利地拍散,装筐,边装边跟我二哥说: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“我知道你嫌我丑,你有文化,我没有,但漂亮能干啥吗?能当饭吃吗?过日子也不凭文化过,凭力气,你还没我有力气呢!”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这个场面我记得很清楚,因为当时我就坐在屋檐下面的光影里,爬在一把旧椅子上写作业,当时小,被眼前的景象逗得忍不住咯咯地笑,我二嫂就回头收拾我说:“笑啥笑?好好学习考大学,考不上你就亏死你哥了!”

你见过最自信的女人是怎么样的

反正那天不管我二嫂说什么,我哥就是不点头,我哥不点头,我二嫂就不走,我哥后来有些烦了吧,不理她,她也不介意,满院子找活干,干完还手脚麻利地进屋给我和我哥做了一锅汤面片,虽然只炒了几根蒜苗和一小块白萝卜,但确实挺香的。

后来吃完饭天都快擦黑了,二嫂还不走,收拾了碗筷就里外跟着我二哥,非得逼他吐句话,可我二哥就是一声不吭,结果我二嫂正缠得起劲呢,他爸掂了根树杆就找我家来了,我二嫂吓得一溜烟跑了。

结果第二天鼻青脸肿的又跑我家来了,这次不管她说什么,我哥都是一声不吭,只顾出出进进干活,后来索性挑着藤筐下田去了,我二嫂也不管,他在家就跟他出出进进干活,他下田我二嫂就看我写作业,做饭给我吃。

这样没待半晌,她爸又提着棍子找来了,二嫂就又从后院跑了。

那阵子她就这样隔三差五上我家,也不管我二哥理不理她,进家就干活做饭洗衣服,感觉她爸快追来了,二嫂就偷着跑了。

那会我都有点儿喜欢上我二嫂了,但我二哥却一直不跟她说话。这样过了几个月,有人给我二哥联系了一份城里工地上的差事,说是一个月可以挣二三百呢!

我二哥一听这么多钱,眼里放光,但看看我,他眼里的光亮又暗淡了下去。跟介绍人说去不成,我妹子没人管呢。

结果这事也不知道怎么被我二嫂知道了,她隔天上家来,直接跟我二哥说刘永强你去城里谋光阴吧,你妹子我管。

我二哥不说话,闷头劈柴,但这次他手上的动作却慢了很多,应该是在寻思着可行性,我二嫂就直直地盯着他看。

后来我二哥停下来,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,说:“我家穷得叮当响,你爸能同意你跟我不?”

二嫂一听这话马上笑开了花,俩眼睛弯得像两根线头似的,说:“我的事我说了算,大不了他把我打死,为你我也值了,你到时候记得给我烧两张纸就行!”

原本我二哥还绷得很严肃的样子,一听这话竟然笑了起来。

后来我二哥跟我二嫂的事真的就成了,他俩那会年龄还不到,不能领结婚证,只是在家里非常简陋地摆了两桌席就算把婚结了,据说摆席的钱还是我二嫂找她的哥哥姐姐借的,也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我二嫂骗她家人说她怀了我二哥的孩子,再不结婚,肚子大了就把人丢到家了。

二嫂她妈爸好面子,再加上后来经人说和,我家虽然穷,但我哥一表人才的,也有些文化,长得也高高大大的,所以二嫂的爸爸才同意了,后来说到彩礼,我二嫂就跟她爸说彩礼你也别想了,他家肯定拿不出,我以后挣了钱还你,还不起我一年给你一担粮食。

二嫂她爸说那嫁妆也就没有的,二嫂说行,然后来的那天只带了她平时穿的衣服和她自己的一床被子,虽然尴尬,但二嫂爱好,还是找人借的钱,买了块红布把旧衣服包在里面,被子上也扯布做了新被罩,外面看着跟新的一模一样。

但毕竟情况特殊,二哥二嫂不能像旁人那样讲排场,山乡婚礼原本简陋,而他们也简到了不能再简的地步,无非就是我们家用二嫂借的钱摆了几桌酒席,二嫂那边几个堂哥亲姐和嫂子送过来,包袱是二嫂提的,被子是她侄子抱着的。

这样二哥二嫂就算把婚结了,我记得我家当时就出了几个喜字。

这样二嫂嫁过来,二哥就可以放心进城务工了,为了不耽误机会,他俩婚后第三天我哥就打了包袱进城了,留下二嫂在家里干农活,做家务,照看我上学。

那会我二嫂才18岁,我7岁。

二嫂人欢脱,当时家里穷成那样,我哥都经常看着破烂的院落和屋舍愁眉苦脸的,但二嫂不,她每天唱唱和和出出进进,家里虽穷,但被她打扫得干干净净的,连厕所地面都能扫得铮光发亮的!

每天仅有的一点吃食,我二嫂都能想方设法变着花样给我做,还给我梳各种各样的发型,到换季的时候没衣服穿,二嫂就把她的衣服给我改改缝缝让我穿,当时还乐得喜滋滋的。

后来我哥在城里待稳了,大概两三个月后才回来,已经大冬天了,工地放假,他说老板很黑,到处扣钱,饭也卖得贵,只存了二百全给了二嫂。

那会没有百元的大钞,我记得都是十块五块,还有一两块的纸币,皱巴巴的,我二嫂往棉袄上缝了块布当衣兜,留了一点零用钱,把剩下的全缝在那里头。

我哥看着别扭,长长地叹气,说缝啥缝呢?还欠着几家外债呢,还有你哥嫂那边的钱,都给人家还了吧!我二嫂刚收了针,瞄了一眼我哥,说还就还,叹啥气呢?日子愁着过就能过好了?

我哥说不愁咋办呢?还了可能就连过年的钱都没有了,开春地里还要上化肥!我二嫂说放心,活人能让尿憋死?后来她只把我家这边欠的一些债还了,她哥嫂那边的一分没还,还用这钱扯布给我和我哥做了新衣服,又买肉买菜过了个年。

我哥知道后有些生气,说不还钱过年去拜年多丢人的?我二嫂说今年没还不代表明年不还,借他们的,又不是偷他们的,有啥好丢人的?

后来年初二还是带着我和我哥一起回了她家,村里认识的人大老远有些指指点点的,我二嫂大老远就吆喝着,说嫂子姐的,树背后说啥呢,出来说,让咱也听着乐呵乐呵!

有些好事的人就指指她肚子,说还没显怀呢?我二嫂说我怀的哪吒,慢着呢!别着急!

总之,父母走后,二嫂的到来让我们的家又像是个家了,只是贫穷的局面一直很难改变,我二哥整天都会犯愁,二嫂却带着我该吃吃该喝喝,天天乐呵呵的。二哥问她说你就不知道愁吗?二嫂说不愁,有人在呢,啥都能有!

后来快过年二哥又上工地了,二嫂开始忙春播,还有冬小麦施肥的活计,其实她以前也没具体干过这些,在家的时候,都是她爸爸张罗,他们跟着后面打杂,这下到了我家,我哥又不在,一切就得我嫂子亲力亲为。

有些她也不会,我问嫂子咋办呀?我嫂子说咋办啥呢?不会了咱学么!

我说你能学会不?她说就没有她学不会的!所以后来嫂子就给东家帮忙西家帮忙,边帮忙边偷师学艺,后来也算勉强把我家的地都种完了,她也累得爬在炕上一动不动了。

那几年,哥嫂真的受了太多累,哥哥在城里工地上搬砖和水泥,嫂子在家没黑没明地忙农活。我哥那会状态不是很好,总感觉日子非常绝望,但我嫂子却非常自信,她最常跟我们说的话是,有人呢,只要肯干,啥都能有!

哥嫂苦了四五年,日子稍微好过了点,我的小侄子也出生了。孩子出生了,我要上学,家里一堆农活,我哥再进城就不像以前那样方便了,但嫂子说没事,她一边带孩子一边干农活,绝对没问题!

我哥说娃那么小,咋带着干活呢?我嫂子说不要他管,硬是催着他进城继续打工去了。后来我嫂子就把家里的旧床单拿出来缝了缝,我去上学她去下田的时候,就把小侄子用床单包了打个背包背在背上。

那样已经很苦了,所以我放学也总是尽快回家帮帮我二嫂,可是农闲时节原本可以歇歇的,她却不,看到村里女人会缝纫机的,给外面刺绣厂接绣花的活,一件五毛钱,要绣西瓜大一个图案,二嫂也想绣。

我说咱家连缝纫机都没有,再说你也不会绣!二嫂说没有了买,不会了学,没啥难的。所以随后她又悄悄背过我哥借钱买了缝纫机,又背着孩子求爷爷告奶奶跟村里的巧媳妇学会了绣花。

那两年,我记忆最深的就是家里缝纫机咯噔噔的声音,还有二嫂伴着缝纫机的歌声,以及小侄子咿呀学语的声音。

记得那会供电不稳,时常停电,二嫂有时候晚上趁孩子睡了赶工,就点着煤油灯一点点的干,这活对那些巧媳妇来说不是事,但对平时粗枝大叶更擅长农活的二嫂来说,难度真的挺大的!

可是二嫂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,用五毛五毛的收入不仅还清了百十块的缝纫机钱,后续还一直用这钱补贴家用,给我买些书本文具什么的,钱虽然不多,但对那个家来说,也是一股涓涓细流,滋养着那些贫穷的日月!

只是哥嫂虽然一直在努力,家里的日子比以前好了很多,但也不是很宽裕,因为村里该翻建房子的都建了,我们也咬着牙建了新房,另外小侄子长上来要上学,我上大学花销也不少。

记得那会经常想到哥哥和嫂子的辛劳,我都会很自责,但是二嫂写给我的信里却永远在说他们很好,让我好好上学,钱的事不要我操心!

而我不知道的是,大二开学我刚去学校报到,哥哥就在工地受伤腿部骨折,后来打了钢板,大夫说要休息一年。

那会我们建房子的账还都没还完,我每月的生活费对哥嫂来说都是一笑大开销,但嫂子并没有告诉我这些,倒是她又偷偷跟师学艺学会了面点手艺。

因为距离我家两公里左右的距离有个镇子,镇子上卖早餐的生意不错,二嫂再寻不到赚钱的门路,所以去县城给人免费打工,学了些面点手艺,回来就推着小推车天天去镇上卖些油饼、油条和水煎包这些。

但是这些东西也就是前半天的买卖,那会小侄子在村上上学,已经很省事了,我二嫂不想后半天闲着,就又跟她家门里的一个叔叔学修鞋修自行车。

这活原本不是女人干的,她叔叔不教她,她就软磨硬泡地往人家摊子上跑,后来被我嫂子她爸爸知道了,老汉那会都老了,训着我嫂子说当时就不让你嫁,你死活要嫁,现在知道苦了?迟了!

我嫂子就笑,说一点没觉得苦,感觉还蛮甜的!她家老爷子就叼着旱烟锅子气乎乎地走了。

实话实说我到现在都觉得我二嫂一辈子真的挺二的,没啥事能吓住她,也没啥事能难住她,当年我哥生病休息的一年时间,她就早上卖早餐,收摊啃俩干馒头,再继续出补鞋修车子的摊。

我哥有时候跛着跳着给她送碗热汤,她大老远的就骂上了,边骂边又笑盈盈地接过汤喝了,然后蹬着她旧得不像样子的二手三轮车再把我哥送回去。

哥哥被迫休息的那一两年时间,嫂子就这样,像个男人一样撑着那个家,从来没怂过,没怕过,也没让步过!经常最爱说的还是她那句:有人呢,啥都能有!

现在我们的日子好了很多很多,我当年毕业分配工作后,留在城里成了家,我小侄子去年也考上了研究生,二哥早干不了工地的营生了,和二嫂在镇子上开了家废品收购的店面,二嫂心疼二哥早些年外面下了苦,所以平时生意都是二嫂张罗。

每次我回去,穿着一身工作服的二嫂都是一副灰头土脸甚至蓬头垢面的样子,我就逗她玩,说别碰我,太丑了!我二嫂眼睛就笑成两道线,说别看我这样子,一会吃完饭换了衣服,我还去小广场上领舞呢!

说起二嫂领舞,真是一个非常励志的笑话,那是当时日子好些了以后,我在外面工作,小侄子也在外上高中,二嫂每天忙完没事干,看到周围几个村子都有自己组的广场舞队,而镇子上也有一些像二嫂一样的女人,吃完饭闲着没事干,想跳,又没人领舞,组织不起来。

我二嫂就自告奋勇说她去学,她来领!当时我二哥一口玉米粥糊糊就喷了出来,说陈红娟,你能学会广场舞?我赌你五百块钱!

我二嫂说说到做到?二哥说嗯!

后来我二嫂还真的给学会了,虽然踩起鼓点像进后院赶鸡似的,但至少胳膊腿能动到点子上!所以后来硬是摁着我二哥,敲诈了五百块钱,买了个移动音箱,天天带着镇子上几个女人给人家领舞,笑得那眼睛眯得你不知道她是醒着还是睡着了!

二嫂很平凡,也很普通,甚至真的很矮很丑,她这辈子用别人的眼光来看,也没有成啥大事,但是在我眼里,她像一个灯塔,像火把,也像妈妈!

我后来虽然嫁到城里,但也是普通家庭,生活的压力、夫妻间的矛盾也躲不掉,每次心情不好,受委屈或者感觉心力憔悴的时候,我就想回家。

即便我每次回去都装得啥事没有,但二嫂都看得明白,她总是笑眯眯地跟我说,有吃有喝愁啥呢?

二嫂说别愁,有人呢,啥都能有!

也正是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嫂,甘苦尝遍,却永远仰着一张自信的脸,什么困难都打不倒她,笑起来黑黑的脸庞上露出白白的牙齿,让你不管有多郁闷,看到她的那一眼,一切困惑都能消失殆尽,生活的热辣滚汤,也总是能扑面而来,让你觉得骨缝子里都是劲,生活特别有奔头的感觉!

前几天我又回了一趟家,二嫂生日,我买了条项链给她,带项链的时候我说我咋这爱你的?她一脸鄙夷,说咦咦咦,恶心死了!

但我知道,她嘴上这么说,心里也像我爱她一样,热切地爱着我们那个家,每一个人!

关于作者: 55jixie.com

热门文章